地狱狱卒长:第246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确实是巧了,我叫青面。我来带这个男人走。

    青面的使者将他黑袍的帽子摘下,刚开始带着这个黑帽,将他的脸全部盖住。

    只能看见他说话的嘴型,隐隐约约还被一些,淡青色的乱发挡住。

    现在将这个到处像被老鼠啃坏了的黑袍掀开,黑皮看见这个人。青绿色的脸,眼珠子像大灯泡那样,而且还往下坠,好像快要流从脸上留了下来。

    一张猩红大,嘴里面獠牙乱,凌乱,但是,黑皮倒觉得,这个使者长得比自己好看些。

    不过依旧是让人胆寒,猩红的眼瞳里面闪烁着阴森之气。

    你这镰刀怎么勾魂啊?

    简单,一会我示范给你看,一会儿。

    这男人马上就要死了吗?

    黑皮指着吴森隆父亲。

    嗯,就在今天晚上。

    怎么这么早啊?刚昏倒的,就要死去。

    是,他最近做了件缺德的事情,把他的福报都折完了。

    青面淡淡的说道。

    之前这人我也跟了他好久,福报确实是很多不可想象。所以这也是能作用这么多的资产。

    但人总有呜呼的那一天。

    夜晚,吴森隆早早的就已经离开了病房,他也没有办法忍受一整夜在这里陪侍着父亲的。感觉他习惯睡在高级又柔软的大床上了。

    旁边的心跳显示仪,一开始还保持着平稳,到了凌晨之后,开始有了一些混乱的迹象。

    只有一个护士在这里陪着,护士头靠在一旁的桌子上,缓缓入眠,一开始也没听出来。这心电仪有什么异样。

    直到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心电仪的嘀嘀声,让她悠悠转醒,他赶到了床边,立刻按了紧急救助。

    心电仪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就像是生命最后留恋凡间的凄苦哀嚎。

    黑皮和青面呆在这里已经恭候多时了,将这大镰刀朝着这。男人的肚子狠狠一刀扎下去。

    并将她的魂魄插在刀上,卡在这有倒刺的镰刀上,怎样也下不去,就这样魂出来了。

    在他的镰刀上晃着。

    这男人的魂,他的魂魄死死地卡在这镰刀上,疼的一直呼喊,一开始是那种脱离躯体给他带来的苦楚。

    呼吸渐渐停止,血管也冷了下来,心脏停止了跳动,氧气不再输送。

    体会到了这些气息分离之苦,他彻底离开了躯体。魂魄定在这镰刀上不再感觉到疼。

    我要带他去地狱了。

    黑皮点头。他远远的望着青面。举着这把镰刀从旁边医院的墙壁直接穿过。

    从高高的医院大楼跳下,朝着地面飞去,他这武器倒是威风凛凛,不过嘛,跟他的锁魂钩是用来干一样的事的。

    若是能长期,长长久久留在地狱中和其他狱卒那般。在地狱里惩治亡灵幻化出百万武器。

    青面的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他去地狱之后应该还会再去勾别的魂儿。

    黑皮这里的任务还没完成,他还没有勾吴森隆的魂。

    他也离开了医院,赶忙飞到吴森隆的旁边,刚才一直在用着神通观察着吴森隆。

    他睡在大床上,虽说因为他父亲的事睡得不是很安心。但是依旧是。享受着柔软的床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