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舞同人之行在时空里:刀剑4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长谷部脸黑了,在他开口前阿玉先说道:事情就像我在路上说的那样,石头我们也带回来了,狐之助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把一期一振抠咳咳,弄出来?    药研瞥了瞥眼,伸手将鼻梁上的眼镜向上推了推无视了自己主人的口误,与其他人一起看着狐之助绕着那块石头转了很久,才听它用尖尖细细的声音说道:我狐之助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呢。

既然骨喰殿下都没有在上面留下痕迹,恐怕石切丸殿下也并不能将它劈开来。

它说完了,摇着尾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然就把它放到锻刀炉里去看看吧。

我狐之助看它也比较像一块儿矿石,说不定能够将它烧化呢。

    阿玉闻言一脸惊恐:那要是将一期一振也一起烧化了可怎么办?我们本丸可是一直都没有一期来,这把烧化了以后藤四郎们可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兄长了。

    闻言,狐之助还没来得及开口,坐在她身边的五虎退眼里就先闪起了泪花。

    狐之助连忙道:这样吧,钥匙真的把这一振一期一振烧化了,我狐之助就向上面申请给审神者大人你送一把来怎么样?    真的吗?乱藤四郎眨了眨眼,第一个询问道。

一双眼更是直勾勾的看着绘有赤线妆的小狐狸。

    眼见着审神者也这样看了过来,狐之助抖了抖尾巴道:当然是真扥,我狐之助可是说到做到,绝不会食言不肥,审神者大人,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吧?    是是是。

阿玉闻见它这么说,对于那块红石头就没了多大执念了。

没有被唤出人形的刀剑,哪怕是珍稀的太刀大家也不是那么看重。

当然,如果这种一期一振能在火里坚持的久点就更好了。

    指挥着烛台切他们把石头抬到锻刀室的阿玉看见了药研一脸若有所思,不禁走慢了一步跟他并排,问道:药研是不赞同这样的方法吗?    既然现在只有这个方法,那也就没有什么赞不赞同了。

药研微微停了下脚步,而后才带着几分愁绪道:我只是想到了一期哥曾在大阪城被烧毁,此后便对火焰下意识的恐惧着。

如今将它置于火中不过刀剑本就是诞生于火中的,大将不用被我这一番话所困扰。

    阿玉正想说怎么,前方的乱就已经回头大声的道:主人,药哥,你们在谈论什么呢?    来了。

看药研真的只是随口一说,阿玉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拉着他的手就向前方奔去。

    火焰轰的一下,要不是当时靠近刀炉的长谷部等人反应迅速,只怕头发都要烧去不少。

    阿玉站的远远的,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暗自庆幸还没来得及走过去。

    正待要说什么时,所有人都盯着刀炉上窜出的数字傻眼了。

    审神者大人,诸位殿下,欢迎回来~    回到本丸的时候,照旧是狐之助来迎接大家,它的嘴里还叼着一张通知卷轴,摇着尾巴向阿玉说道:这是政府新出的活动,据说在活动时间里做刀装,金色刀装的出货率比平时更高,而且绝对不会废掉呢。

    阿玉拿过卷轴来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和狐之助说的并没有多大的出入,而且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活动,她也大概清楚流程。

    收了卷轴,小姑娘抱着狐之助一边向光间里走,一边道:这种事情不重要啦,我这里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请教你    刀剑男士们自觉的跟上去,同时还由长谷部与烛台切一起抱着那块从异时空里带回来的石头。

    待全部都坐下来后,阿玉先输入了灵力,唤醒了在洪七那个世界没有唤醒的五虎退,樱花织成的幻象里面,奶白色头发的小小少年怯生生的开口道:那,那个大家,好,好久不见    阿玉习惯性的抬手,伸出手摸了摸只比自己矮了一点点的五虎退头顶,笑眯眯的说道:好久不见了退退。

    主,主公大人奶白色头发的小小少年哪怕自己极化了,在自己的主人面前也还是一副容易害羞的模样。

    好啦好啦,退退坐这里,我们也该说正事了。

阿玉拉了拉五虎退,他就顺着这道力度坐在了小姑娘的身边,亮橙色头发的乱藤四郎也凭着超高的机动占据了她的另一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