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羽:第230章 欺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夏玉,应旋,还有她本人。

    原本沉默的她顿时愤怒的吼道:要我跟他下跪道歉,做梦。

    是吗,真不下跪道歉吗?

    夏玉挺身出马,替自己母亲求情。墨阳,你就原谅我的妈妈吧,她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

    口无遮拦?墨阳觉得好笑。笑话,这么自私的一个人,若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她还真学不会尊重人。

    夏玉又向应旋求助。应旋,求你不要让我妈这么做。

    应旋本身,也并没有想这么做,他完全没有想让夏玉母亲向他下跪的意愿。墨阳,你放了她吧,我不需要她向我下跪。

    你确定?这个人给你造成的痛苦你不在意了吗?

    我确定,那些事已经称为了过去,我早就已经忘了。

    连应旋本人都不加追究,墨阳也便放弃了让她下跪的想法。行,我答应放过她,不过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彻底的忘却过去,好好开始。

    话落,墨阳便转身离开,其余人纷纷让路,不敢拦阻。

    夏玉看着应旋,轻声的说道:应旋,谢谢你。

    应旋只摇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用谢。

    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将会和夏玉再无任何关系。

    事情结束,墨阳又快速的消失了,没有谁跟上,白晶想要留住却也没有机会。

    清晨,柳絮飘飘,湖波清影,凄凉沉寂。

    墨阳呆呆的蹲坐在湖岸,看着景色,自己一个人嘀咕着。清波荡漾,柳斜垂钓,可惜,这美丽的景色还是太过冷清了。

    酒会离开后,墨阳便来到了这里,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突然,一辆车行驶过来,停在了湖边。他下车后,一脸奇怪,追问道:墨阳,这里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吸引你?

    墨阳不回头,不起身,直畅的答道:黎晨湖面冰清寒骨,是一番别样的美景,这能够让我好好的静静心,压制我心中的浮躁。

    解释后,他也问了一个问题。江寒刺骨,你来这干嘛?

    应旋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取出一份毯子,但还没有彻底取出时,耳边就传来墨阳的话语。应旋,不用了,我不需要这些。

    应旋的手一僵住,好久之后,才放回了毯子,说出自己的来意。昨夜晚上,冰蓝来找了你,她打算请你去她家吃饭。

    他沉思片刻,自言自语。冰蓝吗?去她家吗?

    随后,墨阳停止自言自语,对应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应旋回望的看了看墨阳的背影,轻叹两声。便再次上车,开车离去。

    应旋走后,墨阳抬着头,看着朦胧的寒雾。去她家吃饭?是有什么急事吗?

    思考无果后,他才不再细想,同时,他的表情怔住了。回过头高声问道:应旋,具体时间呢?地点在哪?

    回头后,墨阳才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或许是命运在跟应旋开玩笑,他刚刚得罪的人偏偏是他前女友的公公的这件事完全在应旋的意料之外。

    夏玉的母亲出现在酒会现场,还叫于成亲家,顿时引起了应旋的注意,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自从分手之后,他就没在去打探夏玉的生活,他只是偶尔听说夏玉嫁入了豪门。

    不由间,应旋看于成的脸色变了,眼神有些惊奇。

    而墨阳白晶听到这种侮辱性的言语,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墨阳并起步靠近,行走如风,步行如电。

    白晶和应旋认识也有许多年了,两人的情谊非同一般,听到有人这么说应旋,白晶也不客气的回击道。这位大婶,你说他是穷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