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丞相:皇上要纳妃:375 拖后腿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这里费心费力是为了谁呀。

    结果这个小丫头倒是很好,分分钟就她他们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简单一点,这是小谨设计的一场戏,就是逼着你说出喜欢灵儿。云泽墨淡然的说着这件事情,情绪上没有任何的变动。

    转身缓步踱到轩辕谨的身侧,顺着他的背,轻轻的拍着,不气,这不是你要的结果吗,已经达到了。

    达到什么呀,那个拖后腿的小丫头,我生气了!轩辕谨要的是万无一失,现在呢?!

    叹气,除了叹气,她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所以说,灵儿喜欢我,这是你们安排好的一场戏?宫越白有些不知所以然,幸福来的太突然,满脸的不可置信。

    宫越白,我跟你说,好好对灵儿,放弃你的报仇!轩辕谨最后,还是决定要警告一遍,不然,不知道宫越白能不能记住。

    还有,我能把灵儿给你,自然到时候,也是能抢过来的,宫越白,我这个人,一向脾气很差的,不要让我有机会!

    宫越白却一直都没有看轩辕谨,他那一双深情的眸子,直直的落在凤璇灵的身上,双手有些颤抖的握着凤璇灵的肩膀,灵儿,是真的吗?你喜欢我?

    是你先喜欢我的。凤璇灵这么多天,被轩辕谨训练的,还是有用一点的,至少这个时候没有继续傻下去。

    对对对,我先喜欢你的,所以,你也喜欢我吗?灵儿?宫越白声音也带着颤抖,那个都敢拿剑指着轩辕谨的男人,此刻,神色之中满是慌张,只为了从眼前的女孩儿口中得到一个是。

    凤璇灵偷偷看了一眼轩辕谨。

    轩辕谨是真不想看他们,刚才,宫越白直接无视了她,他们真是,两个人还没有真的在一起呢,就知道怎么气他了。

    甩头,当没看见。

    轩辕谨很喜欢凤璇灵,当妹妹一样的喜欢,自然是不会让人这么轻易的就被人拐走了。

    虽然,其实瞅着凤璇灵的表情,轩辕谨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轩辕谨,你什么意思!宫越白皱着眉头,以前,是南夜说想杀轩辕谨,他们只是过来帮忙。

    了解事情之后,也不过是那么一点点的心思。

    到不是说真的有什么杀意。

    但是,这一瞬,宫越白是真的有杀意,在轩辕谨对凤璇灵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

    什么意思啊?轩辕谨皱着眉头,一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我的事情可多了,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呢!

    当对方十分没有耐心的时候,轩辕谨的耐心,就格外的足。

    轩辕谨静静的睨着宫越白,最好是等他失控,那样更有看头。

    轩辕谨!宫越白被刺激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手中的剑,直指轩辕谨。

    几乎是同时,云泽墨的折扇一挥,挑开宫越白的剑,二师兄,当本相的话不是话是吗?

    对轩辕谨客气点,这是云泽墨之前就对宫越白说过的。

    但是,显然,宫越白没有记在心上。

    宫越白蹙着眉头,他不是云泽墨的对手,这个宫越白知道,但是,也绝对不能看着灵儿就这么被人抢走,还是个始乱终弃,利用灵儿的人。

    他那么喜欢,那么珍惜的人,怎么可以被轩辕谨那样的人给骗过去。

    泽墨,灵儿也是你的小师妹,轩辕谨这种人,是不能给灵儿幸福的,你为何就是一心护着这个轩辕谨,灵儿可是师傅唯一的孩子。宫越白不知道这个时候搬出师傅来,有没有作用。

    但是想着,或许也只能这样了。

    毕竟,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都可以牵绊住泽墨。

    灵儿的幸福本来就不归我管,我自然是给不了的,但是,宫越白,对我说这话的时候,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轩辕谨上前一步,狠狠的戳着宫越白心口的位置,是你先逃离的,是你先说不要他的,现在说我,你觉得合适吗?

    轩辕谨没有很用力,但是,每戳一下,宫越白就往后退一步,那动作,简直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