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5章 一张吓人的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中那一点对琴瑟居诡异出现在此地的慌乱,都因此而冲淡了不少。

    这个时候汲妙才想起来,她光顾着玩,倒把外出的一鼠一蛇给忘了。

    此时已是第三天,她体内还有玉棺残余的威能,并不觉得饿。

    她这一想起一鼠一蛇,识海中屏蔽二兽声音的念头便自动消失,顿时传来了一连串的嘶嘶嘶和唧唧唧,吵得汲妙头疼病都要犯了。

    她能感觉到,这一鼠一蛇此刻正在琴瑟居的大门前,从她身上剥离出去的一丝道韵已完全融进二兽的骨血,自然无法再象出去那般,能视院中防止蛇虫鼠蚁进入的简单禁制为无物,反而被禁制拦下,任二兽怎么急得团团乱转都进不来。

    透过二兽的双眼,她看见两小只正焦躁的徘徊在门口,不过片刻间便剑拔弩张的对峙上了,呲牙咧嘴瞪向对方,嘶嘶嘶唧唧唧的吵了起来。

    唧!只听黄毛鼠一声大叫:你个手下败将,半边脑袋都唧,快掉了,还敢跟小爷我唧,叫唤,信不信我把你脑袋唧,拧下来当尿壶!

    嘶嘶你嚣张个屁啊,不过是欺负我没长大,等我长大了,只要一口我就能把你吞进肚子里!

    唧!少说那些没用的,小爷我今天就要拧下你的脑袋当尿壶!唧!当尿壶!黄毛鼠直立着身子,两只前爪如风一般抡起来,意图震慑住小青蛇。

    小青蛇不懂这里的门道,以为黄毛鼠真的要扑过来咬它,立马一尾巴横扫过去,黄毛鼠见状灵活避开。

    这回可是小青蛇这只蠢货先动手的,到时候那张大脸问起来,鼠家也就有话说了!黄毛鼠瞅准时机啪唧一下跳到小青蛇的七寸上开咬。

    嘶嘶嘶,又咬我七寸,看我缠死你

    一鼠一蛇正打得激烈,脑海中冷不防出现了一张阴森森的脸庞。

    这张脸寒气直冒,目光阴冷,一鼠一蛇顿时唧、嘶一声瞬间分开,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作乖巧状。

    妈呀,吓死鼠家(蛇家)了,鼠家(蛇家)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一张脸。

    一鼠一蛇都想不明白,这么吓人的脸,它们怎么就那么想亲近呢。

    明明怕得要死,冥冥中却仿佛有什么力量在操控它们,令它们想要亲近脸庞的主人,似乎离得近了就会有天大的好处在等着它们。

    汲妙一看见这两只又在打架就生气。

    她没有收回神识,一张阴沉的脸就一直留在一鼠一蛇的脑海里,两小只更是动也不敢动。

    汲妙气归气,还是去将二兽给接了进来,与二兽作了简单的交流。

    你们是说,方圆五里之内一个活人都没有?

    你们只能离开我五里,一旦超过了五里便会浑身不舒服,难受得恨不得马上去死,所以你们就掉头回来了??汲妙绷着小脸问道。

    二兽紧张的猛点头。

    五里。汲妙摸了摸自己光滑无比的小下巴,一脸的沉吟,这个距离不会是固定的吧,还是受我的修为所限,金线只能拉这么远。

    答案自然要等到她的修为提升上去了才能知道。

    汲妙没再浪费时间去多想,既然五里之内连个活人都没有,那她就可以安心的修炼道法了。

    她已经规划好了,她要一直在琴瑟居修炼到炼气十层,也就是炼气后期,再多学几个有用的初级中阶法术,炼器和制符也要着手学习,炼器是为了将来提炼材料炼制龙印真法宝,制符则是单纯为了赚钱。

    琴瑟居只剩下几块中品灵石,那是用来发动防御法阵的,万一哪天有危险,她也有了避难之所,所以这个灵石,不到万不得已是碰不得的。

    汲妙把琴瑟居上上下下都翻遍了,发现符箓一张都没有,更不要说法器了,她现在很穷,非常穷。

    好在制符的材料还剩了一些,而且旁边还放着一本制符心得,看笔记就知道是母亲宓姜留下的,写得十分详细,正好可以拿来练手,成功一张是一张。

    琴瑟居中有一间地火屋,接的是普通的地脉之火,虽然细小微弱,但对于她这个初学者来说足够用了,危险系数也大大降低,最重要的是,这里也有父亲汲靖渊留下的一段炼器心得和少许的炼器材料。

    想起一对父母,汲妙硬是提不起一丝伤感。

    因为父母都不擅长炼丹,故而琴瑟居中并没有炼丹房,地火屋中只有用于炼器的一套工具,但上面灵气黯淡,估计用不了几次就会灵性全失成为凡铁了。

    汲妙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进了书房。

    入目就是一个巨大的道字,带着一股古朴而厚重的韵味,扑面而来,一遍遍冲击着她的心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