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章 驾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在这几天恢复的吗?因为这五年的记忆对他而言太过耻辱,所以气得什么也吃不下?并以此将她诱来,想趁机诛杀她?

    他害得自己受尽苦难,本来干干净净的身子,五年来变得无男不欢,他所承受的这一点点屈辱,根本消减不了,她心中同样根深蒂固的恨意。

    只有他越痛,她才能越高兴。

    郁美人受的奇耻大辱,当然不止这一件,他只要一想起自己这些年,是如何在眼前毒妇的天子之威下婉转承欢,如何因她一句句戏言,忐忑不安,患得患失的诸般傻子行径,便一口热血上涌。

    竟是气得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只因汲妙一句她喜欢身形孱弱,腰肢纤细的美人,他便格外控制自己的饮食,每一日只进食少许,只为了保持纤瘦如拂柳般的身姿,几年下来,越发瘦削,仿佛风一吹便要飘走了。

    哪怕他这几日怎么想方设法补充体力,也还是无法完全恢复。

    不过是一场刺杀,又吐了口血,便连站也站不住,身子一晃跌坐在地。

    脸色惨白如纸。

    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用略微颤抖的右手,紧紧握住了那把牺牲了色相,好不容易才弄来的锋利匕首。

    汲妙自侍功夫过人,也不担心他能暴起伤了自己,一脸无辜的凑过去,佯装关切道:美人,你这是怎么了,朕不过与你玩笑几句,你怎的还吐血了?

    呸!无耻毒妇,我便是死,也定要拉着你陪葬!他又气又恨。

    五年前,他伪装成宫女混入皇宫想要刺杀她,不曾想,非但没有伤到她分毫,还反被她不知用了什么歹毒的手段,害得自己失去了记忆,成为她众多男宠之一。

    光想一想就恶心得无法忍受。

    汲妙却是笑得愈发开怀:死都要朕与你一起,美人果真是爱朕,也不枉朕平日如此宠爱于你。

    她故意加重了宠爱二字,其中的暧昧之意不言而喻。

    郁美人懒得与她口舌之争,论脸皮的厚度,谁又能及得上她!

    他也知道以他眼下的功夫根本杀不了汲妙,既然无法亲手诛杀这个毒妇,那他便不想再等下去了。

    汲妙正觉有异,一心防着他狗急跳墙,却不料他反手一刺,竟自己抹了脖子。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汲妙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美人的气性真大——

    明明快要死了,郁美人脸上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汲妙见状,警惕心大起,正要有所行动,心头却猛然间重重一跳,继而骤然停止。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这一刹那间静止。

    她什么也听不到,感觉不到。

    一抹戒备和疑色凝固在脸上,成了汲妙留在这世间最后的表情。

    就这样崩逝了?!!

    汲妙刚下了早朝,一坐进御撵,便困倦得眼皮耸拉,几乎要睁不开。

    但她不能松懈,仍旧正襟危坐,摆出一幅高深莫测,凝神思考大事的模样。

    哪怕座下御撵有流苏垂下,可以略微挡住他人窥视的目光,她亦不敢有丝毫放松。

    只要她露出一点倦容或者破绽,她那位心狠手辣的师傅,一定很乐意用另一个更听话的影将她取而代之,继续操纵陈国大权。

    陛下,菀华宫快到了。

    一旁始终和御撵保持一致步伐的大太监轻声说道。

    汲妙目不斜视,不发一言。

    大太监又道:曦妃娘娘一早便派了小福子来,说是娘娘亲自下厨,备了陛下最爱吃的‘锦上添花’羹汤,问陛下可否赏个脸,同娘娘一起用早膳。

    ——娘娘这些时日可一直惦记着您呢,您看,要不要去菀华宫一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