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5章 骑虎难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果真是个废物,难怪顾宝岳会那么痛快的答应退亲。

    像他这种阿斗,还不如早点死了干净。

    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耳边突然响起汲妙的一声冷哼:蠢货,你那一击确实有用,没发现夜叉身上的黑气比之前少了一点吗?

    赵秉岩灰败的眼睛重新燃起希望,急忙用神识细看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越看那只夜叉恶鬼越觉得确实如汲妙所言,比之前要小了那么一点点。

    不要去看邪修的眼睛。汲妙紧接着又道:他们二人修炼了邪功,瞳仁都带有一丝诡异血气,说不定会有什么动摇心智的邪术。

    赵秉岩一听之下,想起方才自己连寻死的念头都冒了出来,不由一阵后怕,对汲妙说的话已是信了大半。

    想通之后,赵秉岩的火气就蹭蹭蹭的上来了。

    这该死的邪修,追杀了他一个月,又毁了他好几件上品法器,连他最倚仗的他师尊赐给他的极品法器都被他们给抢了,如此大仇,岂能不报。

    赵秉岩的血性成功被汲妙三言两语激发出来,他不惜耗费神识和法力体力,一次次凝结出弧形风刃,间隔一小段时间便以不同的位置冲出光幕,一道接一道往庄浔的夜叉身上斩去。

    看他如此不要命的持续攻击,庄浔脸色沉了下来。

    他祭炼出来的夜叉,虽然力大无穷,法器难伤,但有个他很不喜欢的缺陷——身形不够快。

    为了弥补夜叉的这一不足,他和秋池特意花了数年时间,用来参透五行遁法中的木遁和土遁,碰到遁术或身法高明的,他夫妇二人自会出手,只要耗尽对方的法力,夜叉自然可以随意戏耍。

    而一般的疾行术或遁术不高明的,夜叉的速度也足够用了。

    可是此时的情况却不同。

    他们不是在追逐猎物,而是要破开猎物的防御,将里面的猎物抓出来玩弄虐杀。

    有防御阵法在,赵秉岩又时不时的冒出来偷袭一下,庄浔夫妇根本就拿赵秉岩无可奈何,相反的,如果不让夜叉避开,它就会像个活靶子,成为风刃斩切的绝佳目标。

    夜叉虽然不惧五行道法,但能真正破开夜叉的防御,对其造成损伤的却恰恰是变异系道法。

    不过这种损伤对夜叉来说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除非有人用变异系道法进行持续攻击,否则,就是七次八次的夜叉也完全不怕。

    这也是庄浔在赵秉岩第一次用风系道法攻击时,故意不让夜叉躲开的原因。

    一般的修真者,只要发现风系道法对夜叉无法造成真正的伤害,自然就不会浪费法力再用同一种道法去攻击了。

    即便不死心的多攻击几次,庄浔也不是傻的,早在对方得逞之前就置对方于死地了。

    如果不是汲妙足够冷静和细心,又将神识全部放在了夜叉身上,还真容易被庄浔糊弄过去。

    而炼气期修真者的防御道法,受法力修为所限,还达不到可以远距离施加在他人身上的程度,除非庄浔和夜叉站在一起,夜叉才能受庄浔的防御道法庇护。

    但夜叉的体积太大了,足有近一丈宽,就是庄浔注入再大的法力施展防护罩,以他炼气八层的修为,也是护不住夜叉全身的。

    庄浔也不想离防御光幕太近,免得琴瑟居中突然飞来一道风刃,离得太近了没有反应的时间,到时可真是哭都来不及了。

    让他召回夜叉停止攻击光幕,他又实在不甘心。

    他和秋池的夜叉,在攻击防御光幕时留下的黑气,只要再多一点,就可以发动一样极为厉害的腐蚀技能,破开防御光幕。

    这些黑气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每一丝都是庄浔夫妇用自己的精血以极其阴毒的手段炼制而成,倘若不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收回,便会散得一干二净。

    所以他们必须在一天内将足够多的黑气刺入防御光幕中,再发动黑气于同一时间对光幕进行腐蚀,只要能腐蚀出一个口子,他夫妇二人便能长驱直入,将琴瑟居中的人一网打尽。

    两只大小夜叉已经不停的攻打了大半天,按这种速度,只要再有三四个时辰,黑气就打入得差不多了。

    如果此时放弃的话,前面做的功夫岂不是白费了,要知道,驱使两只夜叉,也是会消耗他二人的法力和神识的。

    如此半途而废的事情,对一向在炼气期弟子中横行无忌从未受阻的庄浔夫妇来说,是绝对不可以忍受的。

    尽管赵秉岩一出现,庄浔就会催动法诀控制夜叉躲避风刃,但风系道法本来就以速度著称,加上赵秉岩此人虽然很不知进退,还有那么些愚蠢,但好在不是个智障。

    关键时刻还真有些小聪明,每次出手总是出其不意,故而,任庄浔如何想要让夜叉避开,十道风刃里也总有九道会斩在夜叉身上。

    以庄浔目前的神识,控制一只如此巨大的夜叉已经是极限了,就算他的储物袋中还有好几件品阶不错的法器,他也根本用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