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9章 冰雪消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破阵。汲妙说完,手中风刃也对准了青云剑所刺的位置狠狠斩去。

    拜秋池惊恐的叫声所赐,正在进行最后一步吞噬的庄浔,一听到风灵根三个字,心神便如一记重锤击打,受到了极大的震荡。

    法诀顿时一乱,还未成功进阶至伪夜叉王的夜叉便有些崩溃之兆。

    秋池也意识到自己乱喊害了道侣,急忙压下对汲妙的忌惮和怨恨,也不敢随意冲出阵法,先助道侣稳固心神,继续吞噬夜叉才是首要之事。

    只要大夜叉进阶至伪夜叉王,区区风刃,又有何惧,到了那时,她一定要把那该死的小贱人好好虐待一番,再杀之后快。

    顾宝岳亦不敢再大意,纵使心中有多少疑问,也知道此时不是寻问之机。

    她总算明白,汲妙的底气何来。

    怪不得她要用到赵秉岩,原来只是让他打头阵,拿风系道法来检验成果,之后又能如此平静。

    可是赵秉岩都没能用风系道法斩杀夜叉,汲妙修为比他还要低了三层,就算不用借助风灵石,单凭炼气六层的风系道法,真的能将两个修为都在她之上的庄浔夫妇解决掉吗?

    是不是太过异想天开了?

    汲妙才不理会她的疑虑,风刃一道接一道和青云剑始终斩在同一位置上,没人催动的防御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得薄弱,直至消融瓦解。

    这种阵法,只要破开了个口子,后续不足便会冰雪消融,再难为继。

    阵中的庄浔夫妇,经过秋池以自身精血投喂,加上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庄浔手中,庄浔的大夜叉不仅恢复了正常,还彻底将小夜叉完全吞噬,正在进行最后的祭炼阶段,不出片刻功夫便可祭炼成功。

    当汲妙和顾宝岳破开阵法时,秋池正严阵以待,半空中早已被她祭出的黑色珠子,已涨至脸盆大小,刹时间便呼啸而至,向汲妙斜飞了过去。

    另一枚扣在掌中的初级高阶金丝符,也同时一扬。

    一道金光闪过,符箓化为无数根金丝,藤蔓一般向被她神识锁定的顾宝岳狂涌而去。

    顾宝岳只能拼命躲避,并用青云剑将近身的金丝一根根斩断,但金丝实在太多,速度又快得很,躲慢了一步,脚下就被一根金丝缠绕住,其余的金丝便疯狂涌了过来,一下将顾宝岳像个粽子一样捆了个结实。

    只听得叮铃当啷一阵乱响,显然是顾宝岳在里面奋力的和金丝博斗。

    秋池打的原本就是先单独解决了汲妙这个有风灵根的隐患,再去灭杀顾宝岳的主意。

    汲妙早有准备,疾行术施展到了极致,加上她自己在凡俗界所创的掠影步,最适合在小范围内躲闪腾挪,轻易就将黑色珠子避开。

    只是这黑色珠子在秋池的法诀催动下,正不住的往外冒着阴冷恶臭的黑气,一看就邪门得很,恐怕不小心沾上了一点都会倒地不起。

    走出光幕没多久,顾宝岳果然看到堵在下山路上的那座防御阵,和阵中的庄浔夫妇。

    那两只夜叉也在其中,只是不知二人在施展什么邪术,两只夜叉竟然在互相吞噬撕咬。

    细看一眼,说互相吞噬也不对,分明是一只夜叉主动奉上自己,而负责吞噬的那只夜叉,体积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一丈三尺左右。

    另一只则缩小到只有一尺大小,大的夜叉还在继续吞噬,显而易见,庄浔夫妇是想将两只变成一只,以此达到实力激增的目的。

    难怪汲妙要冒险出来偷袭,倘若真的被庄浔夫妇吞噬成功,那等待她们的,恐怕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了。

    庄浔夫妇布下的防御阵,其防御能力自然不能和琴瑟居由银光树布下的防御光幕同日而语,能离开的距离也有限。

    但如果有人在阵中操控阵旗,筑基以下的修士想要强行打破防御阵那也是相当困难的。

    秋池只花了几息的功夫就收了法诀,一看到手边的阵旗不见了,立即勃然大怒。

    神识一放,因叼着阵旗而影响了奔跑速度的黄毛鼠赫然印入脑海,她连忙双手结印,凝出一道土刺想要将还未逃出防御阵范围的黄毛鼠先扎个肠穿肚烂以泄心头之怒,再把阵旗给抢回来。

    然而只这一念之差,就注定她无法如愿了。

    此时汲妙已经离防御阵法很近了,神识也终于可以完全覆盖黄毛鼠,一看出秋池结印的手势,便知道她下一步会将土刺释放在什么位置。

    果断用神识控制金线强行逼迫黄毛鼠借助冲刺之力高高跃起,不仅安全避过了下方冒出来的锋利土刺,还顺利跳出了防御阵外。

    唧唧唧黄毛鼠一见到多日未曾亲近的汲妙顿时嚎啕大哭,委屈极了,手脚并用的往汲妙身上跳了上去,一头扎进汲妙的怀里死也不挪窝了。

    原来那只臭老鼠是你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