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7章 心魔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了心魔还不是最可怕的,道心坚定者自然有机会破除心魔顺利进阶。

    倘若以心魔立了誓言,却又毁了诺,便会无数倍加强心魔的能力,凭修士自己绝无可能打败心魔,那又何谈进阶。

    进阶失败也便罢了,运气好还能维持在当前修为,最多终生无法寸进,若是心魔誓过于强大,还有极大的可能,会遭到心魔反噬,令修士失去神智沦为没有意识的魔物,最终被心魔吞噬,连轮回之机都将丧失。

    后果不堪设想。

    制住了顾宝岳,汲妙便将新揣摩出来的土牢术撤去,让顾宝岳重获自由。

    那倒霉的赵秉岩,汲妙已经用不上他了,就让他好好的待在土牢里清醒清醒,免得他再生事端,自己一时生气没忍住,对他痛下杀手。

    你先恢复法力,也许很快就要你出手了。

    汲妙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便独自回了后院打坐调息,留下一脸紧张的顾宝岳,在原地不安的走了好一会,待心情平复下来,才无奈的开始入定打坐。

    就在不久之前,防御光幕外的庄浔夫妇等了好一阵之后,始终没有看到赵秉岩再出去,便知道赵秉岩的风灵石终于耗尽了灵气,夫妇二人大松了口气。

    但没多久,二人就皱起了眉头,脸色十分难看。

    被赵秉岩打得缩小了近三分之一的夜叉,虽然攻击光幕的速度还和之前一样,但威力明显大大降低,三叉戟中的黑气已经在连续刺了五六百下之后,都没有留下一丝黑气在光幕上。

    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十二个时辰之内,根本不可能刺入足够的黑气将防御光幕腐蚀出一个口子来。

    庄浔一脸阴霾,面罩寒霜。

    他沉默片刻,唤了一声秋儿:你想不想早点将他二人的精血吸干?

    当然想了。秋池提起赵秉岩二人就一阵恼恨,倘若不是那小子拥有罕见的蛊灵之体,我二人早就将他和那贱人拿下了,哪能留他们到现在,费了这许多功夫不说,还害得夫君的夜叉损失了如此之多阴魂之气。

    那好,我要你助我一臂之力。庄浔大有深意的看着秋池。

    话说到了这里,事涉隐秘,庄浔趁着神识稳当的间隙,布下了一个隔音罩。

    当时汲妙正在院子里追杀顾宝岳,神识透过黄毛鼠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虽然她很想知道他们在偷偷商量什么毒计,但有隔音罩,除非她的神识特别强大或者修为到了筑基期,否则是探听不到的。

    再者,以她现在的修为,神识也根本接近不了那么远的距离。

    那时汲妙就一边追杀顾宝岳,一边分了心透过黄毛鼠的眼睛,仔细观察着隔音罩中的二人神情。

    在庄浔说完这句话之后不久,秋池大概是听出了他的意思,面色不由一白。

    你,你莫不是想——可那是我花了十多年才祭炼成功的,你的大夜叉若吞噬了我的小夜叉,我日后拿什么来御敌?

    有我在,你怕什么?庄浔信誓旦旦道:

    只要大夜叉的品级能再上一层,想破开这个防御法阵还不是轻而易举,日后就是碰上了能御器飞行的炼气后期修士和筑基初期修士我也不惧,哪里用得着你出手?

    等此间事了,我会帮你捉到更多的修士,全部都给你练功。用不了多久,你的小夜叉就会再次回来的。而且我还能向你保证,你的小夜叉一定会比现在强上好几倍。

    如此大的诱惑,秋池哪里还忍得住不动心。

    她的天资不如庄浔,两个人同时修炼,庄浔的夜叉已达到了大夜叉的级别,她的却还只是个小夜叉。

    别看大夜叉现在体积小了三分之一,其实只是损伤了一些阴魂之气而已,真正根本的精魂在庄浔的有意保护下可是安然无恙的,损失的那些黑气用几个修士的生魂再祭炼一番也就恢复过来了。

    如果融合了她的小夜叉,大夜叉很有望成为更高一级的伪夜叉王,那它的力量会激增近十倍,而且还能生出一对肉翅,可日行千里。

    并多出一样十分厉害的神通,身形也能加快数倍,到了那时,她夫妇二人在筑基初期以下的修真者中,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炼气修士还算个屁,她要就要筑基初期修士的生魂,这样夜叉的品质又能高出一层。

    其实此前,庄浔就有过这个想法,但秋池一直舍不得小夜叉,又担心以庄浔的修为控制不了伪夜叉王,万一让伪夜叉王反噬,后果将不堪设想,故而才一直没有同意,然而到了此时,却已由不得她思来想去了。

    好吧,我就听夫君的。秋池痛快的答应下来。

    二人一商量好,便果断将各自的夜叉召回,并往后退了数十丈远,确定这里已经超出了炼气期修士神识能探测到的距离,这才停在了不远处略微平坦一些的山路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