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6章 道友饶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宝岳叹了口气,又把希望的目光投向汲妙,汲妙两手一摊:别看我,我也没有,整个院子里都没有。

    那怎么办?顾宝岳喃喃道:难道就这么等死吗?

    就一只夜叉都如此难以对付,更不要说邪修本人和另一只夜叉了。

    看着两只夜叉如同傀儡兽一般不停攻击光幕,令得光幕深深凹陷晃荡不休,顾宝岳心中的防线都快要崩溃了。

    绝望得几乎要哭出来。

    赵秉岩也好不到哪去,自己那么努力,到头来还是做了无用功——

    不对,他和顾宝岳都万分沮丧,为什么汲妙那小丫头还一脸镇定,不见丝毫慌乱?

    他盯着汲妙,提着一口气质问道:是你让我用风系道法攻击夜叉的,现在风灵石都没了,怎么你一点都不怕,莫不是还有什么后手瞒着我二人?

    顾宝岳心中一动,也向汲妙望了过去,目中有一丝疑色。

    二人明显对汲妙动了些别的心思。

    当生命受到威胁,对求生欲强的人来说,只要有一点生的希望都不想放弃,如果有人想要阻拦他们求生,那她就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人性本就是如此,汲妙毫不意外。

    她这辈子只要信任自己依靠自己就够了,反正在凡俗界之时也是这样,没什么不好。

    一看出三者间的平衡有被打破的苗头,汲妙毫不心疼的掏出了一张土牢术符箓扔出去,二话不说,瞬间将挑事的赵秉岩给困在里面,又飞快捏出数道法诀,直接打在顾宝岳脚边,顾宝岳反应也算快,立即闪开。

    汲道友这是何意?顾宝岳万万没想到汲妙会突然翻脸,她一个炼气六层的低阶修士,是谁给她的自信,能同时对付两个修为都不在她之下的修真者?

    汲妙根本不解释,手中法诀接连打出,落空了两个之后果断取出储物袋中的青云剑,对着顾宝岳就刺了过去。

    她用的是凡俗界中的剑式,再加上疾风术巨力术,偷空还能时不时捏出假的法诀威胁顾宝岳,令得顾宝岳疲于奔命,除了给自己加上一个疾风术在院子里四处奔逃外,竟是一个法术都没时间施展出来。

    一个五岁的小丫头,提着一把几乎和她差不多高的长剑,满院子追杀十六七岁的少女。

    顾宝岳悟性低,连带着道法施放的时间都长,汲妙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故意压着她打,连用掉困住赵秉岩的唯一一张土牢术符箓都毫不心疼。

    首次交锋,没有任何法器的顾宝岳被汲妙压制得只能抱头鼠窜,这让顾宝岳更加深切的体会到,自己和汲妙之间的差距。

    也终于明白,汲妙为什么敢如此目中无人了。

    道友饶命啊!看不到一丝赢的希望,顾宝岳只能边跑边求饶,腿都快跑断了,简直欲哭无泪:

    顾某是哪里得罪了道友,道友可以直言,顾某一定好生反省,道友就放我一马吧!

    那好,你停下来我就不追你。汲妙语气平静,根本和她提剑杀人的样子完全不符,连气息都没有一丝紊乱。

    顾宝岳听到汲妙如此心平气和,也以为汲妙只是要为自己立威,毕竟她刚才确实流露出了怀疑汲妙的神情,依汲妙的性子,不高兴追着自己打也情有可原。

    为防止继续跑下去真的会惹怒了汲妙,到时候一个不察小命不保,她赶紧停下了脚步。

    哪知她这边才一停,一道黄色的光芒就在她的脚边亮了起来,倾刻间就升到了膝盖,将她两只脚牢牢的禁锢住,并贴着她的身子一直在往上涨。

    顾宝岳震惊得都来不及问汲妙,为什么她都停下来了还不肯放过她,只匪夷所思问道:这,这是土牢术?土牢术还能这么用?

    黄芒所化成的土墙足有三寸来厚,全部是由汲妙的法力凝聚而成。

    汲妙并没有回答顾宝岳的疑惑,手捏法诀,口念咒语,有趣的摸索着法力行走的方式,将土墙上升到顾宝岳的锁骨处才停下来。

    只要夜叉身上的黑气每减少一分,赵秉岩都有很大的满足感,这种满足远远压过了他内心中对二人的惧意,偷袭得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秋池见道侣面色难看,也是十分恼怒,对道侣的夜叉很是心疼,可是让她就此退去,她也同样是万分不甘的。

    夫君别急,依我推测,那小子的风系道法十有**是借助风灵石施展出来的。我夫妇二人追了他一个月,只见他施展过五行道法,以他炼气九层的修为,如果真是风灵根,断不可能一个风系道法都不会。

    庄浔一脸冷意:不然,秋儿以为我为什么会一直僵持在这里?

    秋池心领神会:既然他不是风灵根,凭他区区一个炼气期修真者,有一块风灵石都可算财大气粗了,只要风灵石中的灵气耗尽,我看他拿什么来攻击夜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