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18章 憋大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汲、汲道友,你来了。

    汲妙淡淡点了点头,提醒道:沉住气,一会跟我出去一趟。

    出、出去?顾宝岳瞳孔一缩,吓得舌头打结,汲道友,你、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不是说邪修没走吗,你出去不是等于送死去了?

    汲妙一脸镇定,脸上半点慌乱都没有,你放心,危险的事情我自己来,你只要以最大的法力,持续攻击他们的防御阵法就行了,一旦阵破,你立即拿着这块玉符,躲回琴瑟居。

    一块绿莹莹的玉符,出现在汲妙手中,并向顾宝岳递了过去,连同青云剑,汲妙也交给了她,玉符的使用之法和咒诀也一并相告。

    交待完后,汲妙便不再言语,凝神观察着远在数十丈外的庄浔夫妇。

    此时二人已经恢复好全部法力,正开始施展由鬼道演变而来的秘术——吞噬。

    仔细关注了一阵,汲妙发现,这夫妇二人之中,施法的关键明显是在庄浔,似乎是必须全神贯注用秘法控制大夜叉吞噬小夜叉,将小夜叉身上的黑气吸收走。

    倒是坐在庄浔对面的秋池只起到一个类似于被动引导的作用,故而只有她还有多余的心神用来警戒应对突发状况。

    汲妙耐心的等着,等待秋池也无法抽身的机会,她不相信自己会等不到。

    这个机会,在不久之后,果真被细心观察的汲妙捕捉到了。

    庄浔应该是正在紧要关头,光靠自己的法力有些力不从心,便以目示意,让秋池帮忙。

    秋池立即开始施术。

    汲妙不知道她这个秘术需要多久,但她绝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如果不是秋池将控制防御阵法的阵旗放在手边方便随时取用,汲妙还真不敢这样冒险。

    眼看着秋池双手结印,一时顾及不到阵旗,她立刻命令黄毛鼠出洞,叼走秋池身边那杆只有两指来宽的小小阵旗,再立即往回撤,跑出防御阵。

    走吧,时机到了。

    话音未落,汲妙已经抬脚走出了防御光幕,并将法力疯狂注入双腿,往庄浔夫妇所在疾奔而去。

    顾宝岳跺了跺脚,一咬牙,也跟了出去。

    她受心魔誓约束,即使心中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照做。

    为了防止琴瑟居的人会趁他们施法时逃走,二人仍旧堵在唯一能下山的路上。他们料定琴瑟居中的人不敢轻易出来,但是为防万一,还是布下了一个随身携带的简易防御阵法。

    黄毛鼠这十来天一直在外面负责监视庄浔夫妇,它的外表看起来虽然还只是一只普通的老鼠,但它受了道韵惠及,不仅奔跑的速度是普通老鼠的好几倍,连视力听觉也成倍增长。

    在它第一次见到庄浔夫妇的时候,它便知道他们是十分危险的人物,故而一到晚上黄毛鼠就到处打洞,以做逃命之用,庄浔夫妇后退时它在汲妙的嘱咐下也从其中一个地洞中飞快的爬过。

    他们布下的防御阵,不仅将他夫妇二人和大小夜叉,还将黄毛鼠和它的一个老鼠洞给笼罩在内。

    一只没有任何灵气的老鼠,在庄浔夫妇眼中,与蝼蚁无异,二人就是发现了,见它被他们身上的邪气吓得瑟瑟发抖,只敢窝在洞中动也不动,也不会有心思去灭杀它。

    一向高高在上惯了的人,对着一只没有任何威胁的小小蝼蚁,又怎会费心去多看一眼,至于随手灭杀,不过是一只蝼蚁啊,杀了也没有快感,又没有好处,何必多此一举。

    他们的时间可是宝贵得很。

    也由此可见,连接着汲妙和黄毛鼠的金线,庄浔夫妇根本就看不到。

    到了此时,汲妙也隐隐猜出,庄浔夫妇在憋着什么大招,这个大招倘若让他们憋成功了,肯定对她极为不利,不然这两人不会在坚持攻打了光幕那么久,连赵秉岩用风刃攻击夜叉都不肯退走,却在过后突然收手,并退到了数十丈外,还布下了防御阵。

    联想到庄浔释放隔音罩时,二人在里面的神情变化,汲妙觉得,她反杀的机会来了。

    顾宝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汲妙追着她打时,如此凌厉的攻势,竟还能一心二用,关注庄浔夫妇,还说什么很快就要她出手,她只觉得汲妙深不可测,让她完全无法看透。

    恢复了法力之后,顾宝岳想起自己逼于无奈立下的心魔誓,大有从此不得自由的感觉,心中就好一阵心烦意乱。

    说什么不解决邪修夫妇就要什么都听她的,那邪修夫妇如此厉害,简直是她见过的炼气修士中手段最霸道最狠辣的了,这么恐怖的人物,怎么可能解决得掉。

    难道是汲妙有什么退敌之策,还是她在憋什么大招?

    赵秉岩也怀疑过她有后手,其实顾宝岳自己,也有这样的质疑,不然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在大敌当前,还如斯镇定心细如发,简直妖孽好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