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20章 斩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了保护没有任何防护手段的他,秋池才会给他祭出一块可以由秋池自己来催动的盾牌法器。

    谁知就是这样细心防护,还是被汲妙找出了破绽。

    这小贱人施展的到底是什么道法,为何连这样刁钻的角度都能将道法成功施展出来?

    以盾牌的防御能力,就是精通土系道法土刺术的修真者,也绝无可能如此精准的透过那一道指甲盖都不到的缝隙,往里打入法诀的!

    庄浔心头大骇,本还认为是秋池大意才会着了汲妙的道,被困在土牢中出不来,此时才方知是自己错怪了道侣。

    他此生最恨被人禁锢,这会让他联想起幼时被正道修士囚禁凌辱的不堪记忆,正要拼着祭炼失败被术法反噬的风险,直接用夜叉中的阴魂之力重创汲妙的神魂,然而不等他有所行动,神识所见,汲妙嘴边突然浮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未及多想,只见她手中已然形成一道仿佛带着死亡之气的弧形风刃,被她轻飘飘用手一引,风刃便俯冲而来,灵活的从那一点缝隙中钻了进去,连盾牌的边都没碰到,便在他惊骇欲绝的表情中,自下而上将他一劈两半。

    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得盾牌一片腥红。

    没有任何防护的炼气修士,其肉身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汲妙内心毫无波澜,手一招,劈死庄浔却丝毫无损,连丝血迹都没沾上的风刃便重新回到了她手上。

    土牢中的秋池悲愤怒吼,她的一缕神识虽然还和盾牌联系在一起,但法力受土牢术影响,想要隔着土牢术控制盾牌护住庄浔的下盘,实在是力不从心,即使她拼命想要拦截住汲妙的风刃也根本就来不及。

    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道侣被汲妙劈成了两半,肠子内脏流了一地。

    秋池怒不可遏:该死的小贱人!你敢杀我夫君,我定要你不得好死!

    她红着眼祭出两件破坏力极强的法器,不顾一切,疯狂攻打着土牢。

    汲妙冷哼一声,手腕一翻,风刃便被她甩了出去,一下斩在还没祭炼成功的夜叉身上。

    大小夜叉融合到这个地步,就算只差一点就成功也已经不堪大用——

    因为庄浔死了。

    汲妙双手结印,弧形风刃一道接着一道劈向夜叉,没有庄浔用秘法护住精魂,汲妙几乎每一道都会斩到精魂上,令得无主的夜叉连连踉跄后退,黑气一阵阵溃散。

    数不清的人脸拼命往外挤,发出一连串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夜叉体内的精魂还有些是由秋池祭炼出来的,夜叉又没有成功进阶,庄浔也死了,挣脱黑气的人脸寻不到他的气息,略微迟疑了一下,便接二连三的往还有几分熟悉的秋池那儿扑了过去。

    连汲妙的土牢都拦不住,也难怪夜叉不惧五行道法。

    上百个人脸就这样脱离了黑气,完全无视汲妙,去寻秋池的晦气。

    被人脸接近,金刚罩内的秋池吓得面如土色,连杀夫之仇都顾不上了。

    但不论她怎么想要阻挡躲避,都挡不住人脸的啃噬,它们一边啃一边发出呜呜的怪笑声,落在汲妙耳中,竟有种大仇终于得报的快意。

    这些恐怕都是死在庄浔夫妇手里的修真者,秋池如此下场也可算自作自受恶有恶报。

    最后一个脱离黑气的人脸,显得比其余的都大了一倍,是一个形状完整的头颅,看其样子,活着的时候大概是个既年轻又英俊的男修。

    能留下这么完整的脑袋,这男修生前的修为应该不低。

    脑袋出来之后,夜叉便彻底溃散,化为一团团无意识的黑气,在附近随风飘荡。

    脑袋并不像别的人脸那样去攻击秋池,而是扑向汲妙,大口一张,将一团混在黑气中,想要悄无声息钻入汲妙脑中的光团给吞了进去。

    汲妙屏住呼吸,避免吸入黑气,一边作出躲避得无比狼狈的模样,手中法诀却趁机悄悄形成,并对准身上拍了一张金刚罩符箓的秋池打了过去。

    正是她新揣摩出来的改版土牢术。

    未破阵之前,汲妙一直用神识注意阵法中的情形,对破开阵法和庄浔夫妇施法成功与否的时间,早就心中有数,还故意拉长了凝聚风刃的时间,就是要给秋池营造一个她对道法的领悟并不太强的假象。

    入凡悟道毕竟是世家大族中的秘辛,谁悟出了道韵也不会傻到往外说。

    加上入凡悟道的成功率很低,悟不出道韵的,等于是一入玉棺便永远不会醒来,只能在凡俗界度过艰辛悲惨的一生,实在是有些残忍,故而悟道一事,大家族都恨不得藏着捂着不让别人知道。

    像秋池这种无组织无底蕴的散修,还有顾宝岳赵秉岩这些年纪尚轻,不曾轻接触到这一块的低阶修真者,对入凡悟道可以说是闻所未闻的。

    是以,对只有五岁的汲妙,又认为她没有后台的,一般人的心理难免会生起一股轻视之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