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风仙途:第23章 日复一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鼠一蛇一听说要起名字,兴奋了好一阵,抢着要自己想名字,汲妙也随它们。

    结果二兽想了好半天,得出的名字无一不是千奇百怪,还大都是自己爱吃的东西,为此二兽还当着汲妙的面打了一架,互相嘲讽对方的名字土得掉渣。

    汲妙脸都黑了,干脆一个叫金灼,一个叫青尾,等日后它们有了更中意的名字再自己改回去。

    妖兽修炼的方式和人族不同。

    妖族向来以血脉为尊,传承也大都是由血脉延续。

    而没有血脉传承又没有族人指导的,便要靠自己一点点摸索,吸收日月精华,或服食天地灵果,以达到进阶的目的。

    妖兽一旦开始修炼,寿元便会随着修为渐渐延长,同等修为下,也要比人族修士多出好几倍的寿元。

    但有优势就有缺陷,妖兽进阶远不如人族修士容易,尤其是那些资质一般又没有血脉传承的。

    故而对金灼和青尾,能修炼到什么程度,汲妙完全放任自流。

    金灼比青尾晚了一年多才开始修炼,为了能早点赶上青尾,修炼起来半点不敢懈怠,青尾也同样担心金灼会追上自己,到时难免要被金灼嘲笑,因此丝毫不敢放松。

    如此你追我赶之下,一鼠一蛇对于修炼一事简直比汲妙还要沉迷,根本不用汲妙如何引导鞭策,杂活之外的时间除了睡觉休息补充体力,全都用来修炼,让汲妙十分省心。

    这一年里,她将风系道法中的风刃术也学了,并将另几样修真界中最为普遍的五行初级下、中阶,共九个道法也一并学了。

    有金系道术中的初级下阶金甲术、初级中阶金光罩。

    木系道术中的初级下阶缠绕术、初级中阶木遁术,水系道术中的水箭术、水罩术,火系道术中的火弹术、火球术、土系道术中的土刺术,另一个土牢术汲妙早就学会了。

    别看这些道术中有些名字不同,效果一样,譬如金光罩和水罩术,都是同样的防御法术,明明可以只学一样,但五行灵气本就相生相克,倘若碰到了克金的法器,还用金光罩的话,只会适得其反,但是用了水罩术,对方就没办法占到这种便宜了。

    鉴于这种情况,汲妙自然要将所有能学的都学全了,反正也费不了她多少时间。

    还有各系之间的遁术,如木遁和土系初级高阶的土遁术,同样是遁术,其中的差别也是很大的。

    木遁是借助草木之力远遁,只要有草木的地方都可以成功施展出木遁术,让人难以捕捉,但只限于草木。

    而土遁则是借助泥土砂石之力远遁,只要有土有石有流沙甚至于沙地荒漠,都能用土遁术一头扎进去,在地底进行土遁,既能避过地表上的危险,又能在地底快速移动,但也受限于此,别的环境之下无法施展。

    两者可谓是天差地别。

    汲妙怎么能错过。

    其实各系道术,并非仅仅是记载的这几样,还有些特殊道术,威力强大,十分稀有,等闲修士终其一生也寻觅不到,便是有灵石也买不来。

    反倒是一些封着特殊道术的符箓偶尔会流传到拍卖行,价格都非常昂贵。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必须通过符箓才能施展的道法。

    其实汲妙原本就有这样的想法。

    位于她丹田中的龙印真法宝雏形,一旦祭炼出来,有很大的可能是以力量来砸死人的法宝。

    这就需要她有强大的力量来投掷出去,将对手瞬间拍成肉泥。

    力量的来源自然是强横的肉身。

    汲妙将这一点放在重中之重,决定日后下山了一定要想方设法弄到一本炼体之法。

    眼下风遁术,只能小心着用了。

    不过这风遁术的遁速还真是快得离谱,施展起来感觉自己真的化做了一缕轻风。

    不仅肉眼无法捕捉,即便用天眼术全力观察,恐怕也只看得到一点点遁走的痕迹,想要以五行遁法追上她,绝对不是容易之事。

    汲妙缓过来之后又以比方才更少的法力好好的玩了个过瘾,一路从山顶遁下了山脚。

    她这还是第一次下山,从山脚往上望,原来整座山峰比她想象的还要高,目测有近两百丈的高度,是远近目中所及,众多山峰之中最高的一座。

    看这条山路也不像是新开的,琴瑟居出现在这里之前,应该有另外一座屋宇坐落在峰顶上才对,可是眼下看来,仿佛琴瑟居原本就应该建在这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